美国泛亚美商会 US PAN ASIAN 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2012-05-18
 创立时间:1984 年 主席:区懿红(Susan Au Allen)
 会员数量:8, 000 余人



中国媒体用八个字评价了美国泛亚美商会——“代言商界,影响政界”,一语中的。历史悠久、8,000 余会员、区懿红的个人影响力、与联邦政府的良性互动,这些都是构成美国泛亚美商会的成功因素。虽然区懿红并没有从政的意愿,但是她却一直为亚裔能够打入主流社会而奔走忙碌。关心亚裔和亚裔企业的命运,使得她与联邦政府交往密切。

美国泛亚美商会成立於1984 年,是为亚裔企业争取商机,促进亚裔人士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并从政府获得政策性优惠而创立的非赢利性团体。会员为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地区以及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地的中小型企业。其前身是由华人企业家自发组织而成的——华盛顿华人商会。时至今日,美国泛亚美商会已不再单单是一个商务研讨的非赢利性机构,而是在教育、出版、社区服务乃至艺术等众多领域均有涉足。在洛杉矶、德克萨斯、纽约等地,泛亚商会都设有分部;商会每年举办一次年会,从第一届的成功举办直至今日,商会帮助、扶植的中小企业不计其数,同时商会还为许多大企业输送了众多亚裔专业人才。美国泛亚美商会主席区懿红 (Susan Au Allen),祖籍香港。1970 年受尼克松邀请,在白宫尼克松竞选委员会工作,又先后在老布什政府和小布什政府就职,并受到小布什政府的邀请,参与布什减税计划的实施。区懿红是共和党委员会新多数议员副主席,负责联络全国少数族裔社区,是该委员会的联络人和发言人。与此同时,她还担任很多社会工作,如肯尼迪中心之友会暨社区联络董事、美国红十字会委员、华盛顿贸易委员会委员、维吉尼亚小商业金融组织委员等。1999 年,她被媒体评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25 位亚裔”之一。

区懿红:为亚裔中小企业代言

亲切的笑容,清爽的短发,圆润的珍珠项链完美地映衬出区懿红因“心中富有”而散发出来的高贵。而当你拨通她的手机,会听到最地道的美语问好,无论你唐突的致电是否打扰了她,她的亲切让你很难将她和 “美国华裔社区最有影响力的女人”联系起来。而与美国前劳工部长赵小兰等政要的多张合影,无声地向人们暗示着这位华裔女性的强势。

“我觉得我和传统意义上的女人还是有不同的,我的大儿子小时候问我,为什么我和别人的妈妈不一样,我问他什么意思,他说别人的妈妈都会整天陪着他们,还烤曲奇给他们吃,但我却经常不见人影。我告诉他说,我不是那种整天系着围裙的妈妈,但却有更多的东西与他分享……”诚然,连在儿子球场上都要捧着书本的区懿红的确不是一位普通妈妈,她所做的事情,是可圈可点、具有前瞻性和创造性的。

使区懿红进入公众视线的,是她於1984 年创办的美国泛亚美商会,该商会目前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华人商会,致力於帮助美国亚裔企业争取权益,和主流社会对话。“在美国这个社会,如果你只是默默地工作,默默地读书,而不去争取属於自己应该有的利益,政府是不会主动去找你的,但是有些权益又是法律规定分给少数族裔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去争取,而我只不过就是在做这样一个连接政府和亚裔企业家之间的工作。”

长期以来,该商会不遗余力地扶持着这些亚裔小企业,在第24 届美国泛亚美商基金会上,特别表彰了50 个发展最快的亚裔企业。“我们亚裔人在美国只占了4.5% 的人口,如果我们在美国要有地位,就必须把我们的成绩拿给他们看,把我们的功劳彰显出来,我们必需给自己信心,所以大会将对每年发展最快,最好的50 个企业予以表彰,让美国主流社会重视我们的存在,那样亚裔在美国才不会受冷落。”区懿红说道。

鉴於早年在政府工作的经历,区懿红在美国政府里拥有很多人脉,并且直到现在都还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而她正是充分地利用了这一关系网来为泛亚商会谋求福祉;另一方面,拿过律师执照的她又拥有相当强的表达能力和辩论技巧,这些素养都无形中为她的工作提供了便利。虽然拥有政府的人际关系为区懿红提供了很多帮助,但她却表示不愿意参政。“如果我成为政府的一分子,那有很多事情我就做不了了,虽然我可以得到更多权利,但是也会受到很大的束缚。”

美国泛亚美商会自成立至今已经成功举办了24 届大型会议,会议的主题虽然每年不同,但总的宗旨仍然是围绕着如何从美国主流社会分得商机,促进亚裔企业的竞争力和影响力来进行的。“我们9 月17 号的一个会议,就是为了帮助在北加的亚裔商家能有机会和美国政府以及大型企业进行沟通和交流。”

目前美国泛亚美商会的会员在8,000 人左右,而为了保持协会的凝聚力同时提升协会的竞争力,商会非常重视培养会员领袖,不定时地举行各种培训,来增强这些商会领导的统筹能力。

回顾已往二十多年的人生历程,区懿红觉得自己的人生在“得”与“失”两方面平衡得非常好。“我在家庭方面耗费的时间也许是太少了,和我儿子的亲子关系可能无法像普通家庭那样,但是从我来到美国至今,我一直比较幸运,最初和白宫结缘,后来又进修了法律,这些经历都为我后来的工作提供了很大的帮助,美国泛亚美商会能走到今天,可能就是我的‘得’了。”

“我当时选择了做这项工作,到现在我也没有后悔,如果说我没有做这样的选择,固然不用这么劳碌奔波,但是我也不可能有今天的影响力,没有这样的能力去帮助这么多的企业和民众。”

Chinesemenu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