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至上”的突破

2019-09-26

摘要从加入竞选团队的第一天起,我就总是站在杨安泽的身后听 “人性至上”(Humanity First)的演讲。 人性至上是对普通老百姓的了解和对人性的洞察,同时这也成为我们团队待人处世的标准,心中一直有这样的标准,我们就会越走越远。


“人性至上”的突破
    
作者:孙晓光 (Don Sun)

 2019年9月18日

       

纽约地铁橘色线的车厢里,弥漫著强烈的劣质香水味儿,无业游民的廉价烟和头天晚上留下来隐隐约约的尿骚味。闪烁不定的昏暗灯光下,杨安泽和我挤在两个高大的女人之间,默默地看著对面车窗映回来两个人的轮廓,随着列车的晃动,一会他倒到我身上,一会我倒到他身上,拐弯时那一节一节的车厢,叠叠转转的,杨安泽心不在焉地翻着刚刚寄来的新书,“如果有人能在大街上认出我来,我们就进步了!” 杨安泽看着满车厢肤色混杂的人群,笑笑说。 刚从加州飞过来上班的我,根本搞不清楚花花绿绿的纽约地铁网络,每到换线时,他就在前面大步流星地带路,我跟在后面小跑。 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没有人认出杨安泽,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在美国的东方人。这是2019年的元旦,我参加杨安泽竞选工作的第一天,我的工作是筹款兼亚裔事务,杨安泽的民调保持零的纪录已经有一年半了。

临来纽约前,我求爷爷告奶奶地找关系才联系到一个华语自媒体愿意采访杨安泽。为了这个采访,我和杨安泽花了四十分钟在迷宫一般的纽约地铁里不断地换车,又花了二十分钟踩著冬天带雪的泥泞找那个不起眼的门牌号。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我们得到了十分钟浮皮潦草的采访。采访完,没人送我们出门,至今也不知道那个采访是否播放了。那天,我们从中国城回到曼哈顿的办公室,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了,我盯着墙上贴着的标语牌,一个用廉价针式喷墨打印出来的普通标准纸上印着:
“Humanity First”(人性至上),心想:这个口号可是喊得大了点吧。只有五个人的曼哈顿竞选总部,冷冷清清的。 下班前,我们几个人轮流对着墙上的玩具塑料篮筐,用一个拳头大的儿童玩具篮球比赛找了会乐子,我对人性之上的信心和理解从这一天开始了。  

加入杨安泽团队的时候, 我以平均每周一个筹款见面会的频率往返于旧金山和纽约,从一个活动筹款两千到现在的十万(日进斗金),九个月过去了,我们不仅奇迹般地活下来,并把十四个资历和经验远在我们之上的老牌政客甩在我们之后,杨安泽现在稳坐前六名的交椅。各项民调显示,杨安泽一直在稳步上升,政治赌博的排名也上升到第四。Joe Rogan 的Podcast(二月12号) 是我们起死回生的第一个契机,四百万人观看了Joe 对 杨安泽的采访并有成千上万的人在网站捐款。 之后,杨安泽就成为了一个政治新星,网络红人。 左派主流媒体根本不接我们的电话,而 Fox News 反而觉得杨安泽是个很有思想的候选人,多次请杨安泽到现场聊天。渐渐的,主流媒体扭扭捏捏地找我们访谈了。 今天,我们有三个全职新闻秘书处理来自世界各地的采访要求。 和杨安泽走在美国各地,从机场到任何角落,我们都会遇到有人欢乐地和我们打招呼, “Are you Andrew Yang ?!OMG, thank you and good luck !” 。 网上捐款的数量每月都在成倍增长,第三场辩论会后,我们三天捐款超过了一百万。 竞选团队也以每月一个全新组织结构图的速度扩张。 

美国选民开始关注一个叫 Andrew Yang 的人了。



支持杨安泽的人,有的是要花费心血赢得的,有的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从小不过问政治的小儿子Anthony在南加州的 Laguna 学游戏艺术专业,九月八号这一天也突然心血来潮,一大早就带着同学来到 Irvine 的Segerstrom 中心,参加亚裔胜利基金举办的总统论坛。  杨安泽听说我的小儿子也来了,特别想见一面,可惜后台地下室的信号完全没有了,无法告诉在观众席中的小儿子来后台化妆间了。杨安泽的演讲结束后,整个剧场的人都跑光了,蜂拥到二楼的杨帮宣传台,等待杨安泽的出现,舞台上只留下大富豪 Tom Steyer 对着空空如也的大戏院发表总统竞选理念,可怜的他只好抱怨主办方安排他在杨安泽之后做演讲。儿子听完演讲,居然和他哥哥一样,当场成为铁杆杨帮了。当杨安泽被狂热的粉丝举过头顶,在欢呼的人海中浮沉传递,Anthony 和我一样,都看得目瞪口呆。 美国历史上好像没有总统候选人有过如此被 “热捧” 和 “高举” 的待遇。 CNN 也不请自来地报道了这精彩的一幕,一个爱数学的亚裔男在加州又多了一个惊喜。 当天下午,杨安泽在洛杉矶“秘密”会见了一个在推特上支持UBI 的神秘人物,晚上在Beverley Hills 的筹款晚宴上,我对杨安泽和在场的朋友们吹牛:“今天是我们竞选的又一个转折点:杨安泽已经从第24名进步到前六,亚裔在美国总统竞选的战场上正式拉开了决战的序幕,杨帮深厚而广泛的草根支持一定会把杨安泽的竞选进行到底”。


       

回顾Irvine 活动的成功,我十分感谢民主党全国亚裔委员会,她们在民主党内人脉广泛, 精通党务。 第一次与她们见面还是在年初二月份的一个下午,我们在首都华府的五角大楼大楼附近的一个空旷,几乎无人光顾的Starbucks 咖啡店,密集交换了意见和我们双方支持杨安泽竞选可以执行的事项,包括在南加州举办亚裔历史上第一次总统候选人论坛。 亚裔领导们纷纷发动自己的各种关系调动民间组织参加这场活动, 我争取到一个最好的出场时段作为确定参加9月8号民主党亚裔总统候选人活动的条件。杨安泽终于被安排在最好的时段,上午十点半,作为第一个候选人发言;我再次争取到 Segerstrom戏院入场正中落地窗前的宣传台给了杨帮; 所有细节放在一起的综合效果,使杨安泽的人气在演讲结束时,达到了顶峰。 因为行程非常紧张,我担心杨帮见不到Andrew,就在早上开会前就通知远道而来的杨帮齐聚一堂,来个“乘风破浪”的小高潮,把杨安泽举过头顶的穿越,简直疯狂了。



杨安泽非老牌儿政客,他没有架子,平易近人,关心普通人的生活。 无论是他的忠实粉丝,还是那些坐着轮椅上的杨粉,杨安泽都耐心地和他们单独照相。如果时间允许,他几乎从不拒绝任何人的合影和签字的请求,这使我们安排行程的队友十分头痛,一站接一站的紧凑连接,经常要靠团队司机Ethan 高超的驾驶技术保证准时。  我特别感慨的是,多年和民选官员打交道发现,今天的两党领袖,职业政客和非盈利组织的头头脑脑,早就和普通美国老百姓的生活脱节了,这些人脑子里只有自己和自己的小山头。 杨安泽在过去七年里,跑遍美国中西部的铁锈地带,扶植创业者并创造就业机会的经历,无疑使他了解人民的疾苦和问题,也赢得了人民的共鸣和信任。 老百姓中支持他的人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民主党内的领导们也看到了杨安泽在民间的的民意转变,党主席 Tom Perez 以往见面都不打招呼,也不回电邮,现在他在旧金山的夏季党代会时,亲自陪同杨安泽走下主席台,在后台和杨安泽亲密地来了好几个自拍并保证尽力使每个候选人有更多的机会宣传各自政治主张, 从草根到建制派的转向支持我们,杨安泽正一步一个脚印,如履薄冰地但欢喜地向白宫迈进。  



在网上迅速走红的那段高举杨安泽穿越人海的录影片段,终将成为我们竞选团队的佳话,儿子在他的学校里也成了香饽饽,同学都想从他手里要个 MATH 帽子或 T 恤衫。   

民调从 0% 到 1% 的突破是二月中旬在Joe Rogan 脱口秀之后;从 1% 到 2% 的突破是六月第一次在迈阿密的民主党候选人辩论会,虽然杨安泽表现一般,但不妨碍杨帮添粉; 从 2% 到4%,目前尚未确定,但杨安泽稳步向上的趋势从未改变。 杨安泽的团队是一个用数字和事实办事的团队,九月刚刚发表的Emerson 民调显示,杨安泽已到Kamala Harris 的后院 -- 加州烧起了一把火,杨安泽在加州已经达到 7% 的支持率,而本州参议员只有 6%。 团队马上打电话告诉我,由于杨安泽的参选,亚裔将在此次美国大选中发挥史无前例的作用,特别是加州和内华达州的华人人数和组织动员力将成为杨安泽在党内初选过程中扭转乾坤的关键。我的任务也会更有挑战了。 只要我们大家每一个人把亲朋好友联系起来,把加州2020年的党内初选变成自己的人生仅有的一次体验,我们就可以打破极左和极右的政治团体统治的格局。 美国民主的美妙就在她的不确定性和可创造性,大家的参与与激情,即振奋人心,又让我们的下一代看到了自己的希望,我们不是过客,大家都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从加入竞选团队的第一天起,我就总是站在杨安泽的身后听 “人性至上”(Humanity First)的演讲。  人性至上是对普通老百姓的了解和对人性的洞察,同时这也成为我们团队待人处世的标准,心中一直有这样的标准,我们就会越走越远。



Chinesemenu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