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美国总统候选人杨安泽的三大竞选纲领

2020-01-02

编者按:相信现在很多朋友都听说过杨安泽(Andrew Yang),他是50多年来首次参选美国总统的华人。但是很多朋友并不了解他具体的竞选纲领,在他的官方网站上列了100多条政策,是所有候选人当中最为详细的。我们觉得有必要让大家来了解这些政策,认识到杨安泽是一个有深刻成熟理念和纲领的候选人。我们组成了一个志愿团队,把杨安泽的政纲逐步翻译成中文,推送给华人朋友,就从他的三大竞选纲领开始:

  1. 自由红利
    The Freedom Dividend or Universal Basic Income

  2. 以人为本的资本主义
    Human-Centered Capitalism 

  3. 医疗保健
    Medicare for All


 


自由红利


翻译:老崔

编辑:海晨


 


所有18岁以上美国公民每人每月无条件获得 $1000。有了这笔自由红利, 普通百姓可以付账单,付教育费用,创业,可以更自由地从事创造性工作,更健康,更有资源搬迁,陪伴孩子,照顾家人,并且更积极的参与未来。


自由红利可以随着生活消费水准提高而提高,除此之外的改变则需要宪法修正。


到2025年,自由红利可以促使经济增长12.56% 到13.10%, 也就是2.5万亿美元, 可以促使劳力增长四百五十万到四百七十万人员。直接还资与民是对工作和经济成长一种持续的刺激和支持。


旨在解决的问题:

1. 大约四千万美国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2. 科技正迅速使大量工人失业,这只会因为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发展而加速。到2030 年,三分之一的美国工人会因自动化失去工作。如果不及时关注,这大有可能动摇我们的经济和社会稳定。

3. 好的工作变得越来越稀缺,而美国民众已经在更辛勤地工作,却获得的更少。

4. 需要保持一个强劲的消费经济。

5. 很多美国人仅仅为了生存而受困于不适合的工作。

6. 很多人无法去从事对社会有积极意义的工作, 因为他们缺少经济来源而不能投入时间去做这些工作,包括照顾小孩和老人,在社区里从事志愿者活动。


为改善人民生活,政府所能做的最直接和实在的办法就是每月给你$1000,由你自己决定怎样花费是最有利于你的。政府很多时候都搞不好事情,但政府能很迅速和可靠地分发大量的支票给老百姓。我们有足够的资源办成这件事,这些资源目前只是没有分配给足够多的百姓。让我们一起建立一种新经济 - 把人放在第一位的那种经济。如果说存在一种政策能让老百姓的生活变得更好, 那就是全民基本收入(自由红利)。


 


目标:

1. 以最直接的方式终结贫困 - 还资与民;

2. 推动我们的经济走向下一个阶段- 以人为本的资本主义 - 注重提升每个人的生活质量;

3. 防止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带来的大规模破坏;

4. 帮助人民能更自由地换工作,迁移,创新和为社会出力;

5. 最有可能花费自由红利的人民获得这些收入后能有效助力于经济。


作为总统,我将会:

实施自由红利,给所有18岁以上美国公民提供每月$1000的收入,以此我们所有人都能从我们都贡献了力量的繁荣经济中获得我们应有的一份。


现在人民通常将UBI和科技乌托邦联系在一起,其实1970 和1971 年UBI几乎在美国立法,两次通过众院。UBI的先驱想法早就由历史上众多杰出人士所倡导:


托马斯·佩恩,1796:“从地主收取的基金中,应支付给每个人,当年达二十一岁时,向他们支付十五英镑的款项,作为其自然遗产损失的部分补偿。。。对每个人,不论贫富。”


马丁·路德·金,1967:“我现在坚信,最简单的方法将被证明是最有效的。解决贫困的方法是直接采用一种现已广泛讨论的措施废除贫困:保证收入。”


 


尼克松总统,1969:“我的提议是,联邦政府在每个美国家庭的收入之下建立一个基础。。。不能照顾自己的-也不论在美国的任何地方。"


弥尔顿·弗里德曼(诺贝尔获奖经济学家),1980:“我们应该用一个单一的综合现金收入补充计划(负所得税)来代替具体福利计划。。。这将更有效,更人道地执行我们当前的福利体系如此低效和不人道的做法。“


伯尼·桑德斯,2014:“我认为,每个美国人都有权享有至少最低生活水准。。。有多种方法可以达到该目标,但这就是我们应该努力实现的目标。“


斯蒂芬·霍金,2015:“如果机器生产的财富大家可以共享,每个人都可以享受豪华休闲的生活;或者如果机器所有者成功游说反对财富再分配,那么大多数人最终将陷入惨境。到目前为止,趋势似乎是朝着第二种选择发展,技术驱动着不平等现象的加剧。“


奥巴马总统,2016:“我是这么认为的:由于自动化,全球化,我们将不得不审查社会契约,就像我们在19世纪初所做的一样,然后在大萧条期间和之后再次进行。比如:每周工作40小时,最低工资,童工法等概念将必须针对这些新现实进行更新。无可争辩的是: 随着AI的进一步整合以及社会的潜在富裕,生产与分配,您的工作量和收入之间的联系会越来越弱. 在接下来的10或20年内,我们将辩论无条件地提供现金。“


沃伦·巴菲特,2017:“您必须弄清楚如何分配。。。社会财富越来越多,但部分人无缘无故地变贫穷,他们应该仍然有机会参与分享这种繁荣,这就是政府要做的事情。“


比尔·盖茨,2017:“过分的[自动化]问题迫使我们注意受影响的个人,把额外的资源用在他们身上,并确保他们能接受再教育和享用收入政策。。。”(盖茨后来建议给机器人纳税。)


伊隆·马斯克,2017:“我认为我们最终将获得普遍的基本收入。。。这将是必要的。。机器人无法胜任的工作将会越来越少。我想说清楚。这些不是我希望会发生的事情。这些是我认为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马克·扎克伯格,2017:“我们应该探索。。。普遍的基本收入,使每个人都有一个经济缓冲,可以放心去尝试新想法。”


来源 :

https://www.yang2020.com/policies/the-freedom-dividend/


 

以人为本的资本主义


翻译:德州银光

编辑:海晨


 


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经济体系导致了人类状况的空前创新和改善。许多人认为它已经“战胜” 了社会主义,成为意识形态战的赢者。但是那种简单的观点却忽略了一个事实:没有纯粹的资本主义,我们当前的资本主义体制属于一种制度式资本主义和集团主义。


我们目前对公司利润的重视对绝大多数美国人都不灵。自动化技术和AI的发展只会使情况变得更糟。


我们需要转向一种新的资本主义形式-人本资本主义-旨在最大限度地提高人类的幸福感和成就感。


人本资本主义的主要宗旨是:

1. 人比金钱更重要。

2. 人本资本主义经济的单位是每个人,而不是每个美元。

3. 市场的存在是为了服务于人类的共同目标和价值。


 


我们经济的重点应该是最大限度地提高人类福祉。有时,这与纯粹的资本主义方法是一致的,在这种方法中,不同的实体争夺最佳创意。但是很多时候,资本主义制度导致次优的结果。想一下:一家航空公司拒绝兑现您的机票,因为他们可以从最后一分钟购买的客户那里获得更多的钱,或者某制药公司因为客户面临死亡的绝望而向他们收取高昂的可以挽救生命的药费。


问题:

当前,市场倾向于系统化地低估许多事物、活动和人,其中许多是人类体验的核心元素。


目标:

1. 让经济为美国人服务,而不是相反。

2. 将资本直接用于改善人类福祉的投资,而不是让最富有的人更富。

3. 创立围绕人而不是钱的新度量。


 


作为总统,我将会:

1. 改变我们衡量经济的方式,从GDP和股票市场指标扩展到一套更具包容性的衡量标准,以确保人类蓬勃发展而不是度日如年。诸如中位数收入和生活水平,健康调整后的预期寿命,心理健康,童年成功率,社会和经济流动性,远离吸毒等其他衡量标准将使我们对个人和整个社会的状况有更清晰,更有力的认识。


2. 通过任命薪酬丰厚的监管人员(与私营部门的高级职位可比,无需担忧下一任职,离职后禁止进入私营企业)来控制公司的过激行为。监管机构和人员需要集中精力为公众做正确的决策和制定正确的政策。


3. 政府应创立一个现代的时间奖励系统,以激励那些推动重大社会价值的人和组织。


来源:

https://www.yang2020.com/policies/human-capitalism/


 

医疗保健


翻译:德州银光

编辑:海晨


 


我们在医疗保健方面的对话方向有误。我们民主党人并没有解决导致人民无法负担和获得保险的根本问题,而是一直在争论谁最希望美国人民获得保险,谁在这方面努力更久,谁更在乎美国人的健康。


我们一直在讨论如何负担得起,但现实是我们已经在为此付出代价了。当我们为了保险而无法换工作时,我们在为此付出。当新工作是临时性工作而无法提供医疗保健时,我们已经为此付出。当我们所有的保险价格都越来越高了,我们已经为此付出。当医疗保健费用使我们陷入破产时,我们也已经为此付出。


需要明确的是,自竞选开始的第一天,我就支持全民医疗保险的精神。但是,我也确信,把占美国总经济体18%的医疗保健体系推倒重组,彻底消除私营保险公司并不是一个现实的策略。因此,我们需要为所有美国人提供医疗保健的新方法。


作为民主党人,我们都相信医疗保健是一项人权。我们所有人都想确保有可负担的全民保险。我们知道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已经损坏,美国人在医疗保健上花费太多的钱,结果却更糟糕。但是,我们浪费太多时间在争论“全民医保”,“给想要的人提供全民医保” 和 “扩大ACA”之间的差异,而我们最应该关注的是:为什么成本一直抬高并夺走了很多生命?


我们需要如激光般专注于如何解决困扰美国医疗保健系统的根本问题-降低承保成本。


 


这意味着:

1. 控制处方药的成本;

2. 投资创新技术以减少浪费并增加技术应用;

3. 改变针对医保提供者的激励结构;

4. 将重点转移到更多的护理阶段而不只是急救;

5. 重新定义21世纪综合关怀,以涵盖健康这一关键方面;

6. 面对国会山强有力的游说者。


诊断和解决这些潜在问题是确保每个人都能获得医疗保健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因为如果没有真正有效的策略去避免当前系统错乱有毒的激励结构,我们就无法将高质量的医疗保健覆盖范围扩大到每个人。代价太高,我们不能把这个搞砸了!


从根本上讲,我们需要就美国的医疗保健进行更有成效的对话。现在该是从注册机制和创新会计退一步的时候了,重点放在降低成本和提高质量。


我的《美国医疗保健新方法的全面计划》是对我们系统的严重缺陷以及解决这些缺陷的可行途径的陈述。除非我们提出正确的问题,否则我们无法找到解决现代美国历史上最严重问题之一医疗保健的答案。现在是开始提出正确问题的时候了。


问题:

1. 数百万的美国人没有医疗保健。

2. 许多拥有医疗保健的美国人,虽然有保险,但因没钱负担自付额部分而失去获得适当护理的机会。

3. 错误的激励机制-让医生扮演工厂工人的角色,而不是按照他们的意愿去做与每个患者一起花费更多的时间以确保整体健康。

4. 即使是那些拥有医疗保健的人,也常常因高昂的医疗保健费用而破产。

5. 这个国家的医疗保健费用相对较高,结果却相对较差。

6. 医疗保健已成为华盛顿的政治动物,而这些特殊利益集团的束缚使得起草并通过有意义的医疗保健改革几乎不可能。


目标:

1. 面向所有美国人的全面医疗保健;

2. 降低医疗成本曲线;

3. 允许医生和医院在治疗方面进行创新;

4. 改变医生的激励机制;

5. 专注于预防保健;

6. 减少医疗游说对国会的影响。


作为总统,我将会:

1. 通过协商药品价格,使用国际参考价格,强制许可,公共制造设施和进口药品来控制救生处方药的成本。


2. 投资技术,以最终利用诸如远程医疗和辅助技术之类的现代服务,并在多州许可法等措施的支持下,最终使卫生服务有效地运转并减少浪费。


3. 通过为医疗服务提供者提供灵活性,真正使患者优先于文书杂务,增加从业者的人数,来改变激励结构。


4. 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并在预防保健和临终护理选择方面进行自我教育。 


5. 确保解决健康的重要方面,包括心理健康,残疾人护理,HIV / AID检测和治疗,生殖健康,孕产妇保健,牙齿和视力,并纳入21世纪的综合保健。


6. 减少游说者和特殊利益团体在医疗保健行业中的影响,这几乎使起草和通过有意义的医疗保健改革几乎是不可能的。


 


来源:

https://www.yang2020.com/policies/medicare-for-all/


Donation to Andrew Yang:
Https://secure.actblue.com/donate/friends-of-Andrew-yang-Cn

 
Chinesemenu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