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安泽政策系列:自由红利

2020-01-02

 

杨安泽政策系列:自由红利
THE FREEDOM DIVIDEND
作者:杨安泽
翻译:老崔
编辑:海晨



所有18岁以上美国公民每人每月无条件获得 $1000,。有了这笔自由红利, 普通百姓可以付账单,付教育费用,创业,可以更自由地从事创造性工作,更健康,更有资源搬迁,陪伴孩子,照顾家人,并且更积极的参与未来。

自由红利可以随着生活消费水准提高而提高,除此之外的改变则需要宪法修正。

到2025年,自由红利可以促使经济增长12.56% 到13.10%, 也就是2.5万亿美元, 可以促使劳力增长四百五十万到四百七十万人员。直接还资与民是对工作和经济成长一种持续的刺激和支持。

旨在解决的问题:
1. 大约四千万美国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2. 科技正迅速使大量工人失业,这只会因为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发展而加速。到2030 年,三分之一的美国工人会因自动化失去工作。如果不及时关注,这大有可能动摇我们的经济和社会稳定
3. 好的工作变得越来越稀缺,而美国民众已经在更辛勤地工作,却获得的更少
4. 需要保持一个强劲的消费经济
5. 很多美国人仅仅为了生存而受困于不适合的工作
6. 很多人无法去从事对社会有积极意义的工作, 因为他们缺少经济来源而不能投入时间去做这些工作,包括照顾小孩和老人,在社区里从事志愿者活动

为改善人民生活,政府所能做的最直接和实在的办法就是每月给你$1000,由你自己决定怎样花费是最有利于你的。政府很多时候都搞不好事情,但政府能很迅速和可靠地分发大量的支票给老百姓。我们有足够的资源办成这件事,这些资源目前只是没有分配给足够多的百姓。让我们一起建立一种新经济 - 把人放在第一位的那种经济。如果说存在一种政策能让老百姓的生活变得更好, 那就是全民基本收入(自由红利)

目标:
1. 以最直接的方式终结贫困 - 还资与民
2. 推动我们的经济走向下一个阶段- 以人为本的资本主义 - 注重提升每个人的生活质量
3. 防止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带来的大规模破坏
4. 帮助人民能更自由地换工作,迁移,创新和为社会出力
5. 最有可能花费自由红利的人民获得这些收入后能有效助力于经济

作为总统,我将会:
实施自由红利,给所有18岁以上美国公民提供每月$1000的收入,以此我们所有人都能从我们都贡献了力量的繁荣经济中获得我们应有的一份。

现在人民通常将UBI和科技乌托邦联系在一起,其实1970 和1971 年UBI几乎在美国立法,两次通过众院。UBI的先驱想法早 就由历史上众多杰出人士所倡导:

托马斯·佩恩 1796: “从地主收取的基金中,应支付给每个人,当年达二十一岁时,向他们支付十五英镑的款项,作为其自然遗产损失的部分补偿。 。 。对每个人,不论贫富”

马丁·路德·金,1967: “我现在坚信,最简单的方法将被证明是最有效的。解决贫困的方法是直接采用一种现已广泛讨论的措施废除贫困:保证收入”


理查德·尼克松, 1969: “我的提议是,联邦政府在每个美国家庭的收入之下建立一个基础。 。 。不能照顾自己的-也不论在美国的任何地方"

弥尔顿·弗里德曼, (诺贝尔获奖经济学家) 1980:“我们应该用一个单一的综合现金收入补充计划(负所得税)来代替具体福利计划。 。 。这将更有效,更人道地执行我们当前的福利体系如此低效和不人道的做法“

伯尼·桑德斯, 2014:“我认为,每个美国人都有权享有至少最低生活水准。 。 。有多种方法可以达到该目标,但这就是我们应该努力实现的目标“

斯蒂芬·霍金, 2015:“如果机器生产的财富大家可以共享,每个人都可以享受豪华休闲的生活;或者如果机器所有者成功游说反对财富再分配,那么大多数人最终将陷入惨境。到目前为止,趋势似乎是朝着第二种选择发展,技术驱动着不平等现象的加剧“

奥巴马, 2016:“我是这么认为的:由于自动化,全球化,我们将不得不审查社会契约,就像我们在19世纪初所做的一样,然后在大萧条期间和之后再次进行。比如:每周工作40小时,最低工资,童工法等概念将必须针对这些新现实进行更新。无可争辩的是: 随着AI的进一步整合以及社会的潜在富裕,生产与分配,您的工作量和收入之间的联系会越来越弱. 在接下来的10或20年内,我们将辩论无条件地提供现金“

沃伦·巴菲特, 2017:“您必须弄清楚如何分配。 。 。社会财富越来越多,但部分人无缘无故地变贫穷,他们应该仍然有机会参与分享这种繁荣,这就是政府要做的事情“

比尔·盖茨, 2017:“过分的[自动化]问题迫使我们注意受影响的个人,把额外的资源用在他们身上,并确保他们能接受再教育和享用收入政策。 。 。”(盖茨后来建议给机器人纳税。)

伊隆·马斯克, 2017:“我认为我们最终将获得普遍的基本收入。 。 。这将是必要的。 。机器人无法胜任的工作将会越来越少。我想说清楚。这些不是我希望会发生的事情。这些是我认为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马克·扎克伯格, 2017:“我们应该探索。 。 。普遍的基本收入,使每个人都有一个经济缓冲,可以放心去尝试新想法”

了解详情请阅读 :https://www.yang2020.com/policies/the-freedom-dividend/

Donation to Andrew Yang:Https://secure.actblue.com/donate/friends-of-Andrew-yang-cn

Donation to Andrew Yang:
Https://secure.actblue.com/donate/friends-of-Andrew-yang-Cn

Chinesemenu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